清明

失恋阵线联盟

以西:

本文CP多,有不吃的不适观看,也不接受逆


 狗崽/酒茨/黑白/青夜


 




【失恋阵线联盟】


 


Text:


 


[找一个承认失恋的方法


让心情好好的放个假


当你我不小心又想起他


就在记忆里画一个X]


 


茨木推开门就看到这么个场景,三个大男人脱了鞋踩在沙发上乱跳,鬼哭狼嚎得让路过的妹子投以白眼,在看到他进来的时候齐齐地扑过来,拉着他好像是颗救命稻草。


 


“阿木啊!我今天是被青坊主第一百零一次拒绝了啊!我都追了他一百零一天了,他怎么还不答应我?他每天都有新的理由拒绝我啊!今天说是我穿得不够端庄,我哪里不够端庄了,你说啊!”茨木瞥了眼夜叉的深V紧身上衣和超低腰牛仔裤,无情地扒开他的脸,“哪里都不够端庄,下一个。”


 


“阿木啊!月白最近总是不回来吃饭!回来了也紧闭房门不让我进去!发短信不回,打电话不接,为什么啊?你说,他是不是不爱我这个哥哥了啊!你说啊!”黑羽英挺的眉毛纠在一起,全然没了平日里狂拽霸酷屌的形象,然而茨木不吃这一套,再次无情地扒开,“可能是来大姨夫了,下一个。”


 


“阿木啊!你说大天狗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?还是性无能啊?我每天都在明示暗示各种示,就差没脱光了爬上他的床叫他上我了!他怎么就是不明白啊!你说,到底是因为他太智障还是我表现得不够清楚!你说啊!”茨木被妖狐近在咫尺的香水味熏得脑袋晕叨叨,一把把三个醉鬼都推得远远的,“那就脱光了去爬床。”


 


“你们三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知道我迟到是去做什么了吗?”茨木接过麦克风,在三双炯炯的眼神里只好也脱了鞋跳上沙发,跟着左三圈右三圈起来,“明天是红叶生日,我陪酒吞去买礼物,他决定要表白了。”


 


都说能安慰一个人的最好方式就是摆出比他更惨的人,茨木挥开拍在他肩上的三只爪子,提了瓶啤酒灌下去,“明天我男神就要抱着他女神跟我说谢谢,而我只能在这里和你们三个醉鬼抱团,这操蛋的人生!”


 


“怕什么!天塌下来还有我呢!”夜叉扭得风生水起,拍子不踩调子还得意得很。


 


“敬我们这个失恋联盟!”妖狐把酒瓶举得高高,遭到旁边的黑羽一记无影手,“不!我才没有失恋!你个醉鬼!”


 


谁还不是醉鬼了。


 


劳心劳力地把三个醉鬼带出来,一字排开摆在路边,活像卖身葬全家,路过几个善良的甚至想塞钱给他,茨木蹲下来玩手机,一刷就是酒吞发了条新的朋友圈,配图是他们今天买好又包装好的礼盒,写着明天决战日,茨木习惯性点了个赞,想想觉得生气又把赞给取消,来来回回好几遍,还是留了句加油。


 


再抬头大天狗的跑车就停在了面前,看样子是才从公司出来,领带和袖口都规整得不像人,也不跟他废话,提起妖狐就往车里塞。


 


第二个来的是月白,大概是已经睡了又被叫起来,穿着居家的衣服还踩着拖鞋,拽着黑羽念叨他又和狐朋狗友喝酒。


 


剩下夜叉还像个睡美人一样躺着,茨木思考再三还是给他男神打了个电话,关机,大概和夜叉说的一样是个严苛的人,只好认命地带着拖油瓶回家将就一个晚上。


 


说起来四个南辕北辙的人因为开学报道迟了被分到一个宿舍,一拍即合成未来人生路的最佳损友,第一个坦白的是永远引领风骚的夜叉,一脚踩在独凳上昂着头叫嚷,老子就是基佬,不服的自己搬出去。


 


第二个显山露水的是黑羽,手机电脑衣柜门,就连蚊帐的顶头,统统都挂着月白的照片,问了才知道这家伙一出手就惊天动地来了段不伦恋。


 


妖狐本来是个三百六十度纯直的直男,爱好就是撩妹和谈恋爱,只是有次被夜叉拉出去凑数,在联谊会上遇到了大天狗,据本人形象描述,在眼神相接的那一刻就被核弹击沉进马里亚纳永不翻身,从此走上我是直男只是恰好爱上了一个男人的设定。


 


至于茨木根本是被三个贼心狼子引导上路的,在讲述完如何从开裆裤就追着酒吞直到大学,顺便又吹了一遍酒吞的一百万个优点,妖狐率先同情样地拍了拍他的肩,“兄弟,这就是爱啊!”


 


滚你妈的爱。


 


茨木不信邪,他对酒吞的友情天地可鉴,怎么会和外面那些觊觎他挚友八块腹肌的小浪货一样,于是身体力行,用紧黏酒吞三天的行动来宣布,基佬这种气质,是会传染的。


 


可惜没等到他终于听取怂恿去表白的那一天,酒吞揽着他的肩像个兄弟一样热切,大声地告诉他遇到生命中的女神了,茨木在口袋里把夜叉叫他在路边采来的一朵小雏菊掐死,也大声地祝贺起来。


 


至此宿舍的失恋狗又多了一只,对面的男神团一个是不可亵玩的弟弟,一个是追不上的天边光,还有一个目不斜视痴汉女神,只有夜叉仰头狂笑,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,呸一声痴心不如喂了狗。


 


然而报应来得比暴风雨更猛狠准,某个阳光尚好正宜摸上钻石的下午,夜叉踹开宿舍大门像是佛光加持,励志地宣告一代夜店小王子终于被斩于马下不再祸害人间。


 


众人象征性地鼓掌两下以示祝贺,搬出久违的轮盘抛出几枚硬币,“我赌500,这个新鲜不过一周。”


 


最后赌注出乎意料统统被夜叉收入囊中,妖狐拍桌而起叫嚷不可能,挽了袖子要从狗嘴里把真话和钱都打出来,黑羽在一边阴测测,“我说你两,人设差不多,情史差不多,现在就连对象都差不多了,你们才是亲兄弟吧?”


 


一手拦一个,左边叫嚣我是大哥,右边还嘴就你那小不点还大哥,茨木卡在中间觉得人生真是艰难,在无辜中枪的档口眼明手快地拉过黑羽当了一回肉垫。


 


从此宿舍开始天天循环播放《失恋阵线联盟》,酒吞有次来找茨木商量作业,推开门只看到四条裤衩在群魔乱舞,隔壁寝室探出个脑袋叫他赶紧关门隔绝噪音,酒吞眼看着夜叉就差没劈叉的姿势,默默拉上门决定改天叫茨木离这几个神经病远一点。


 


好不容易挨到放假那天,夜叉马不停蹄又去例行示爱被拒,摸了口袋包了包间就开始乱嚎,三个一瓶倒偏偏学人家借酒浇愁,苦了从小就跟着酒吞练酒量的茨木今天也依然是扫尾的那一个。


 


“干哦,明明我才是最惨的那个。”茨木愤恨地把夜叉丢进沙发就任他自生自灭,倒回床上脑补明天酒吞要说的台词,在梦里把那可恨的女人换成自己。


 


结果第二天夜叉比他先醒,蹦到床上差点掐死他,一手拿着手机感慨上天不公,茨木抓过来一看,四人小群冒了泡,妖狐酒后终于扒光或者被扒光成功爬上天边光的床,月白的大姨夫可能走了破天荒亲了黑羽。


 


茨木和夜叉眼瞪眼,差点以为对方要脱口而出不如我们两将就,夜叉电话又响起来,男神竟然约了晚饭,这下夜叉跳起来,吐了两口唾沫往头上一抹,脚底生烟样溜走,声音从玄关传进来,“对不住啊!我们三都不能跟你过这个生日了!”


 


丢了茨木一个人摸了手机看,昨天不小心设成静音模式,好家伙,72个未接来电,颤巍巍还没解锁,就又叫起来,酒吞的声音从听筒里炸出来响彻卧室,“你死哪儿去了?!”


 


茨木脑子还没从震荡里转过来,巴巴接了句,“你……不是和红叶在一起吗?”


 


“你他妈是不是智障?!”茨木想如果酒吞现在在面前可能会直接暴起揍他,“自己生日都不知道了!”


 


“那……”


“礼物还要不要了?!”


 


“要!要的!”茨木跳起来,也学着一口唾沫抹了把头发,冲出大门甚至忘了钥匙。


 


———FIN———






什么OOC我不听我不听,我就是觉得这四只凑在一起特别好笑


可以一起唱对面的男神看过来那种!



哈哈哈哈哈哈

GACHA二次元社区:

当神在创造式神们的时候……这神该吃药了[二哈]

关于最后1p:之前分享的吸欧气秘诀你们不听[doge]反正我SSR和SR齐了!【SSR指路】→

论如何让期末的晚餐又快又暖又有肉

第一:早上在学校超市买一个鸡肉卷

第二:学习一下午到饿

第三:到走廊背书顺便把鸡肉卷放暖气上,害羞不好意思可以用身子挡住

第四:背书一至二章

第五:拆开吃

期末一定要都过啊!

多个角度的妖狐的发型








好几次了,图还是不清楚

超级可爱

犊子RH:

额 又画了一个狗崽  每次上色都好烦啊 老是填不满颜色 嘛 算了

向天墜落。:

逛祭典的倆。

必須牽著不然一轉眼就沒狐影了hhhhhhhhh

添加了勾搭小羅莉的崽(

向天墜落。:

逛祭典的倆。

必須牽著不然一轉眼就沒狐影了hhhhhhhhh

添加了勾搭小羅莉的崽(

无题

我叫大天狗。是个有媳妇儿的式神。

我媳妇儿是个妖狐。我们两个是一见钟情,再见定情。在一起后生活和谐。包括床上生活,媳妇儿兽耳兽尾兽腿红红的眼角什么的很有情趣。

但是这几天媳妇儿不开心了。媳妇儿老是觉得我太用力了,而且还和我抱怨说我面瘫。

不,媳妇儿,我还没到鼻唇沟消失控制不住流口水,不算面瘫。

至于定力,媳妇儿的耳朵一动尾巴一抖我就控制不住我这罪恶的双手。

媳妇儿问我为什么控制不住,快要面瘫的我暗示他——兽耳情趣。

媳妇儿似懂非懂。

晚上正打算开始我们丰富的夜生活的时候,媳妇儿在家里的大床上做了一套标准四节拍的五禽戏,把我吓得都快萎了。

然后媳妇儿笑眯眯的趴在我身边问我,“这个情趣怎么样?”

我……“很好,我很喜欢。”

然后逮住那个明显有点懵的媳妇儿,吃干抹净。

傻媳妇儿啊,只要是你,让我怎么能控制住我的爱?

----------

小生是妖狐。是一个有媳妇儿的式神。

小生的媳妇儿是大天狗。小生对他一见钟情,再见定情。在一起后生活和谐。包括床上生活。

但是这几天我有点不开心,小生问了媳妇儿为什么喜欢小生,他说是因为小生的耳朵和尾巴。

然后小生当晚上就在床上来了一套五禽戏,气死他。你不就喜欢这种么,小生一次性给你来个虎鹿熊猿鹤。

但是万万没想到媳妇儿还是没被吓到,他过来抱住小生说只要是小生他都喜欢。

嗯,好吧。就算你觉醒之后是个大爷,媳妇儿,我也爱你。

半夜三更睡不着起来发现狗崽的粮好多啊。那我的就不更了😂😂
没思路
越写越没感觉